当前位置: 首页 > 范文杂谈

民间故事:有情人终成眷属

时间:2023-01-16 16:41:54 范文杂谈 我要投稿
呼我吧作文网正文如下

从前,有一个头人,歪嘴、斜眼、缺耳朵,走起路来一瘸一拐,样子非常丑陋;连那头上的包头也像一堆牛粪。

人人见了都想发呕。但他却有一个聪明精干的儿子,名叫金挺。

同村寨的一个寡妇家里,有一个美丽机灵的姑娘,叫斑尊。金挺和斑尊从小在一块玩耍,处得像亲兄妹相同。他俩逐渐长大了,相互间产生了爱情。金挺要娶斑尊做妻子,可他爸爸妈妈亲不答应,教训儿子说:“寡妇家的穷姑娘不配嫁到咱们头人家里来。斑尊她不是真心实意地爱你,而是爱我家的金钱。娶了她,会损坏我家的名誉。往后,你就死了这条心,不许再和斑尊来往,一句话也不准跟她讲。”

从此,这一对从小志同道合的伴侣分开了。他俩互相怀念,常常在梦中相会。睡梦中他们美好、甜蜜。一觉醒来,却无限心酸,只能让眼泪往肚子里流。

有一天,金挺来到高高的山上,迎着田野春风,伴着桃红柳绿,触景生情,不由得唱起山歌,倾吐心中对斑尊的爱慕之情。恰好斑尊姑娘在山凹子找野菜,她听到歌声,也放声唱起来,歌声飞过田野,顺风飘进金挺的耳朵里。金挺听到斑尊应唱的歌声,高兴极了。

有一天烈日当顶,晒得山茅草都卷了叶。头人外出回来,路过斑尊家的水槽前,嗓子干得像要冒火似的,顺手捧了一捧水解渴。那水甜蜜蜜、凉丝丝的,舒畅极了,他又连喝了几捧。他刚刚回到家,肚子忽然痛起来,痛得他直冒大汗。他老婆忙给他药吃,但也不见好,便问他在路上吃了些什么东西。头人一面呻吟,一面答复说:“没吃……什么,仅仅进寨时喝了……几口斑尊家的--水。”

他老婆沉思了一番,对头人说:“你一定是被斑尊母亲放的鬼咬着了。”说完便走进灶房,用饭和火塘灰拌在一起,然后,口里念着咒语,把饭洒在草丛里,表明祭鬼。头人的病还是不好。后来,又请“董萨”杀牛祭鬼。头人的病仍然没有起色。

头人一气之下,指派人把斑尊的母亲杀戮了,还散布说斑尊的母亲会放鬼,来欲盖弥彰。斑尊姑娘无法再在村寨里生存下去,只得只身逃走,四处流浪。可怜的斑尊姑娘,跑了许多村寨,都无法藏身,最终来到一个叫半空寨的村寨。在离村寨不远的当地,有一棵枝叶繁茂的大青树。斑尊姑娘多日来,因跋山涉水,早已精疲力竭,她便背靠大青树坐下。忽然,她发现树脚有个大树洞,真是喜不自禁,心想,这树洞不正好是我栖息的好当地吗!所以她就住进树洞里。这一天,太阳落下山坡时,半空寨的头人从大青树旁走过。斑尊自母亲被害以来,非常仇视头人们,这时她便抓了些沙子,朝着头人撒去,头人认为碰上鬼,连头都不敢回一下,径直跑回家去了。从此,半空寨里盛传,这棵大青树里有鬼。

后来半空寨头人的儿子,赶着马帮去赶街,当他路过这棵大青树时,斑尊姑娘又朝他撒了许多沙子,头人的儿子回到家就病倒了。头人心想,不祭鬼,大祸就会临头,所以他请来了董萨,杀了鸡猪,来祭鬼。不久,他儿子的病渐渐好了。从此,这棵大青树又变成了半空寨的保护树。头人规定:各家各户要轮流献鬼。这样,斑尊姑娘靠百姓献来的食物生存下来了。

斑尊姑娘出走流浪后,她村寨里的头人并没有放过她。头人想利用金挺把斑尊骗回来,加以杀戮。金挺认为父亲已心回意转,让他去接回斑尊,便带上一袋米和一块盐巴,然后上路。一天他也来到半空寨。当他走近大青树时,斑尊姑娘意外地发现过路的是自己心上的金挺,便敏捷地爬到树上,朝金挺丢下一枝枯老树枝。金挺吓了一大跳,赶忙抽出长刀。这时走来一个人,对金挺说:“你虽身强力壮,也不能在此地久留啊,这棵大青树的鬼太厉害,会咬人,你赶快把你背的东西,拿出来献鬼吧!”金挺听了劝告,就烧了竹筒饭来献鬼。

金挺来到半空寨,挨家挨户打听斑尊姑娘的下落。但是人们答复说谁也没有看见这个姑娘。金挺来到村寨脚的一户人家,对主人说:“谁能给我找到斑尊姑娘,我愿意拿父亲的金烟筒作为酬报的礼品。”这家主人答复:“请你到别寨去寻找吧。”最终,金挺只好扫兴地离开了半空寨。

金挺母亲给他背的盐和米已经吃尽,他只好做回家的打算。当他又路过那棵大青树时,斑尊姑娘敲着树洞壁,宣布“咚、咚”的响声,然后,又撒了几把沙子。金挺认为是鬼出来追逐自己,急速垂头跪拜,道:“请鬼宽恕宽恕!”这时,斑尊姑娘冲出树洞,站在金挺面前说:“你来这里是打算杀我,还是打算讨我?”

金挺被吓得根本没有听清斑尊姑娘的话,还认为“鬼”来咬自己了,拔腿就跑。斑尊紧紧尾跟着金挺跑了一段路后,大声喊道:“我是斑尊,不要怕。”这时,金挺才弄清楚,追逐自己的人,便是自己日日夜夜想念和寻找的斑尊姑娘。对相爱的情人,在意外中相会了。金挺和斑尊两人各自叙说了别离之情。最终,金挺也和斑尊一起在树洞里当“鬼”。

金挺的爸爸妈妈,日夜盼望着儿子能提前把斑尊诱骗回来,等呀,等呀,大青树落了五次叶,五年时刻很快过去了,还是不见金挺回来。头人老婆日夜哭闹着跟头人要儿子,弄得头人无奈,只好下定主意,自己骑着马去找儿子。

头人强打着精神出发了,骑着马翻过一山又一山,走过一寨又一寨。一天,头人也来到半空寨,他远远望见大青树,吓得面色如土。因为他早已传闻这棵树的鬼常常出来咬人,特别是近两年来,还流传说鬼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鬼,还时常到半空寨里去游逛。所以,他朝马狠抽了几鞭,想冲过这棵大青树。马蹄声,伴着“叮当、叮当”的铜铃声,传入金挺和斑尊耳朵里。金挺说:“多么熟悉的马铃声啊。”他俩同时朝洞外望去,啊!骑在立刻的人正是金挺的父亲。登时,斑尊胸中燃起了怒火,便抓起了一把沙子朝头人背面撒去。头人被吓得直打哆嗦,心想这里的鬼果然厉害。因他心慌手乱,没跑几步路,斑尊和金挺就跑出树洞紧追上来,喊道:头人边跑边大叫:“请饶命!”话音未落,从立刻掉了下来。刚爬起来站住,又摔了一跌,再也爬不起来,口吐白沫死了。

所以斑尊和金挺,带着两岁的胖娃娃金挺甘,骑着头人的大马,走向悠远的当地。